@山东政协委员、民主党派成员,这篇文章一定要看看

信息来源:联合日报编辑:发布日期:2018-05-07 09:58 浏览量:0

1948年10月,首批抵达东北解放区的民主人士受到中国共产党和各界人士的欢迎。

1948年5月2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全文刊发“五一口号”。

1948年5月5日,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发通电,积极拥护中共中央的“五一口号”。

一九四八年四月三十日,中共中央在保定阜平县城南庄发布了著名的“五一口号”。

1948年4月30日,新华社、新华广播电台正式对外发布和广播了《中共中央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5月1日《晋察冀日报》、5月2日《人民日报》分别头版头条全文刊载。内容包括23条,全面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关于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重大方针、政策。特别是其中的第5条“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提出了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行动纲领,发出了建立新中国、成立联合政府的号召。“五一口号”一经发布,立即得到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开启了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民主政治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纪元。

今年的2月6日、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党外人士座谈时均强调——要认真组织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

70年前中共中央为什么要发布“五一口号”?各民主党派为什么会响应“五一口号”?“五一口号”的发布与人民政协又有什么关系?本文拟从以上角度对“五一口号”作一介绍。.

“五一口号”的由来

中国共产党在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一向主张加强与党外人士合作,反对一党专政

毛泽东在1940年1月发表的《新民主主义论》郑重宣告:“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各革命阶级联合专政的新民主主义共和国。”1940年7月的《团结到底》一文中,毛泽东又明确提出“在政权问题上,我们主张统一战线政权,既不赞成别的党派的一党专政,也不主张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而主张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联合专政,这即是统一战线政权。”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所作报告《论联合政府》中明确表示,“中国现阶段的历史将形成中国现阶段的制度,在一个长时期中,将产生一个对于我们是完全必要和完全合理同时又区别于苏俄制度的特殊形态,即几个民主阶级联盟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形态和政权形态”。要求国民党当局“立即取消国民党一党专政,建立一个包括一切抗日党派和无党派的代表人物在内的举国一致的民主的联合的临时的中央政府。”

“五一口号”的发布,是革命形势发展的必然

抗日战争胜利前后,中国面临着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抉择。与中共七大几乎同期召开的国民党六大(1945年5月5日至21日,重庆),坚持国民党专政,抵制联合政府,进一步确定了其独裁、反共政策。

为了争取在和平、统一的环境中建设新国家,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到重庆与国民党谈判。10月10日国共两党签订《国共双方代表会谈纪要》,双方同意“以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为基础,……长期合作,坚决避免内战,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经过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争取民主的斗争,1946年1月10日,有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青年党和社会贤达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开幕。但会议通过的五项协议墨迹未干,国民党政府就公然撕毁协议,挑起内战。在解放军的英勇反击下,到1947年6月,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取得了伟大胜利。1947年10月10日,毛泽东在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起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分析了当时国内形势,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宣布了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政治纲领,即“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1947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会议,毛泽东做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重要报告,重申和强调了这一基本政治纲领。

反观国民党,罔顾饱经战争摧残的全国人民对和平与民主的渴求,一意孤行假民主、真独裁,先后制造了昆明“12.1事件”、重庆“较场口事件”、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等一系列民主运动惨案。1947年10月27日,以勾结“共匪”为由,宣布民盟为非法组织并予以取缔。民建、农工党等民主党派也只能转入地下;1948年3月29日至5月1日在南京召开了“行宪国大”,表面上要“还政于民”,实质上仍顽固坚持一党独裁专政。

共产党坚持实行民主联合政府主张,与国民党的独裁专制和倒行逆施形成鲜明对照。1948年1月,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在香港召开,宣布要与中国共产党“携手合作”。国民党民主派在香港成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宣布赞成中共提出的新民主主义的基本纲领。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等爱国民主人士向中共中央建议:尽快成立全国政权机关,以与国民党的总统选举相对抗。民盟中央负责人沈钧儒希望中共考虑,可否由中共通电各民主党派,建议召开人民代表会,成立联合政府,或由各民主党派向中共通电提出此项建议。3月6日,中共中央发表评论,表示愿意与民盟、民革等民主党派“携手前进”。

在军事上,到1948年上半年,经过两年的艰苦作战,解放军总兵力增至280万余人,基本形成野战军、地方军、游击部队三者结合的完整体系,军政素质、战术技术水平、武器装备都有较大提高。相比之下,国民党军队总兵力下降至365万人,虽然数量上还占有优势,但其内部固有的派系矛盾日益加深,士气更加低落,而且在战略上已没有完整的战线。

1948年4月25日,毛泽东致电在西柏坡的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等,通知即将在城南庄召开书记处会议,主要议题之一就是“邀请港、沪、平、津等地各中间党派及民众团体的代表人物到解放区,商讨关于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并成立临时中央政府问题”。4月27日,毛泽东致信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部长刘仁又对有关问题作了详细说明,并请他邀请张东荪、符定一、许德珩、吴晗等民主人士来解放区参加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会议,讨论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和关于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合作及纲领政策问题。

“五一口号”发布的时间节点具有偶然性

作为工人阶级政党,中共中央有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惯例。革命形势迅猛发展的1948年自然也不例外。时任新华社社长廖承志给中央发来电报,询问“五一”劳动节快到了,中央有什么重要事情发布。

廖承志的这封简短来电,引起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基本纲领已经成熟,军事战场上人民解放军节节胜利,国统区人民民主运动如火如荼,向世人宣布共产党人的政治主张、提出新中国政权蓝图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中共中央立即着手起草“五一口号”,经毛泽东修改后在4月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城南庄会议)上通过并于当日发布。

“五一口号”与多党合作制度的肇始

“五一口号”发布后,中共关于“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在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中迅速传播并得到热烈响应。

各民主党派积极响应“五一口号”,根本上是源于其价值理念与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政治纲领的趋近性。

各民主党派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主张方面有所不同,但是在探求救国之路、团结抗日、追求民主反对专制等根本问题上,在争取人民民主权利和国家独立的政治目标上,同中国共产党是基本一致的。民主党派的创始人大多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和政治家,他们不仅是民国初年议会多党政治的参与者,对多党制在中国的悲惨命运有深切的体验,而且又亲受国民党一党专政迫害,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创造一种中国型的民主,是各民主党派的基本政治共识。

这种价值理念的趋近性,反映在政治现实中,就是各民主党派从成立时起就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关系。如农工党从1935年就确立了“反蒋、联共、抗日”的方针;民盟在1946年政治协商会议上及在反对国民党一手包办的“国民大会”斗争中,与中国共产党结成了统一战线;民革在行动纲领中明确规定“推翻蒋介石卖国独裁政权”;九三学社、台盟等民主党派,是在中国共产党的直接推动下成立的。抗战胜利后,在重庆谈判期间,通过与毛泽东、周恩来等的广泛接触,民主党派及民主人士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共的了解和支持。在国民党召开伪国大的威胁利诱面前,各民主党派经受住了严峻考验,保持了与中共的团结合作。国民党发动内战后,许多民主党派领导人和广大成员发表声明、通电,直接参加罢教、游行、讲演等活动,积极投身于反内战的运动。在这种合作互动中,共产党彰显了领导力,民主党派显示了自身价值,获得了前行的动力和奋斗的方向。

各民主党派积极响应“五一口号”,也是长期以来观察国共两党在民族大义和人民利益上态度的结果。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共产党从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出发,不计前嫌,站在顺应人心的救国抗日制高点上,以极大的政治情怀和社会责任促成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联合起来共同抗日。而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则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反动政策,对外战战兢兢,对内刚决残酷。14年的抗战,使民主党派对国共两党做出公正评判:“只有最坚决抗日的,才能做中国的天然领袖。”

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迫切希望实现和平民主,实现真正的民族独立,把中国建设成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国民党蒋介石集团顽固坚持内战、独裁、卖国的反动方针。各民主党派奔走呼吁,反对内战,反对国民党一党独裁,主张以党派政治会议和联合政府解决国内民主问题。

第三条道路走不通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特别是1946年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使民主党派一时处于国共之间“第三者”的地位,部分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一度幻想在国共两大政治势力之外,“不右倾、不左袒”,走所谓“中间路线”。

但是,1947年10月27日,国民党政府发表《国民政府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对民盟“严加取缔,以遏乱萌”,一些民主党派成员被国民党政府杀害。1948年召开的国民党所谓“行宪国大”,出席会议的3000名代表,除了民社党、青年党为数很少的摆设,几乎全部是国民党代表,却宣告步入“宪政”时代,想为独裁统治披上民主法制的外衣。各民主党派领导人纷纷发表声明,不承认“国大”“总统”的合法性,号召人民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建立一个包括一切民主党派、民主团体在内的真正的“民主联合政府”。可以说,这标志着民主党派第三条道路的幻想彻底破灭。

在这种政治背景下,中国共产党发布“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口号已是众望所归,成为历史的必然。

“五一口号”与人民政协的筹备

“五一口号”发布后,中共中央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

与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信函讨论“五一口号”具体事宜

1948年5月1日,毛泽东致函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和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务委员沈钧儒,以协商的口气具体提出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时间、地点、参会党派和原则、实施步骤等,对“五一口号”第5条作进一步补充说明。5月7日,中共中央致电中共华南分局,要求他们就召开新政协的问题,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各界爱国知名人士交换意见。7月中旬,中共中央香港工委将5月5日李济深、沈钧儒、章伯钧等人响应“五一口号”通电全文报告中央。8月1日,毛泽东复电,对各党派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响应五一口号表示“极为钦佩”,建议“召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们共同协商”“关于召集此项会议的时机、地点、何人召集、参加会议者的范围以及会议应讨论的问题等项”。

邀请各民主党派代表来解放区协商召开新政协问题

1948年5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邀请各民主党派代表来解放区协商召开新政协问题的指示》,随后,指示华南分局、香港工委、上海局、华北局等做好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民主人士进入解放区的接待工作。1948年7月,周恩来再次致电中共中央香港工委,要求尽力“邀请与欢迎港沪及南洋民主人士及文化界朋友来解放区”,“为他们筹划安全的道路”。为适应统一战线工作的需要,1948年9月26日,中央将中央城工部改为中央统战部,李维汉任部长,其首要工作任务是筹备新的政治协商会议。

1948年8月开始到1949年8月,应中共中央邀请,经上海、香港党组织周密安排,华北局、东北局密切配合,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和华侨代表陆续从香港及国民党统治区到达东北解放区的哈尔滨、华北解放区的河北平山县李家庄,最后到达和平解放的北平,参与新政协的筹建工作。

1949 年 1 月 20 日、26日,中共华北局和华北人民政府,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分别在李家庄和沈阳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会,欢迎来自各地的民主人士和上海工人代表。

讨论《关于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

为迅速商定政治协商会议的程序问题,周恩来在与到达西柏坡的民主人士符定一、胡愈之、吴晗、周建人等广泛协商的基础上,拟定了《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并委托统战部组织在李家庄的民主人士进行座谈征求意见。1948年10月3日,经由高岗、李富春转请到达东北解放区的民主人士提供意见。经过多次座谈,高岗、李富春等受中共中央委托,与在哈尔滨马迭尔宾馆的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朱学范、高崇民、李德全8人达成“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

1948年12月30日,毛泽东发表元旦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1949年1月14日,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这两个文告引起民主人士的强烈反响。22日,在哈尔滨和河北李家庄的民主人士李济深等55人联合发表《我们对时局的意见》,庄严声明:“愿意在中共领导下,献其绵薄,共策进行,以期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独立、自由、平等、幸福的新中国之早日实现。”这是各民主党派第一次明确宣布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并同中共在对将革命进行到底、推翻国民党反动政权、建立人民共和国的重大问题上取得了完全一致。

1949年3 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正式批准由中共发起并协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民主人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新政协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

起草共同纲领

共同纲领问题和如何建立新中国中央政府问题,是“新政协所应讨论和实现的”“两项重要问题”。1948年10月初,周恩来开始主持起草共同纲领草案的工作。期间同步征询到达解放区的民主人士对共同纲领主要内容的意见,强调“任何单位均可提出自己的纲领草案”。1949年初,形成《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纲领草案(第二次初稿)》。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北平成立,提出了起草以建设新中国为主题的共同纲领的任务。8月22日形成了《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草案初稿)》铅印稿。随后,毛泽东、周恩来、胡乔木等立即对其进行技术性的结构调整与修改工作。9月5日,形成定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草案)》初稿,又由周恩来先后主持或指导召开了7次会议,广泛听取吸收各方面的意见。同时,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也先后对《纲领(草案)》初稿进行若干次修改。9月17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基本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草案)》等3个文件,并决定将它们提交即将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讨论通过。

1949年9月21日,由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人民团体、各地区、人民解放军、各少数民族、宗教界、海外华侨及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的代表组成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隆重开幕。新政协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正式确立,掀开了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的历史新篇章。

(本文作者系民建山东省委专职副主委,民建中央理论委副主任,山东省政协文史委副主任)

原标题:@山东政协委员、民主党派成员,这篇文章一定要看看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东省济南市委员会办公厅 © 2017 版权所有 www.jnzx.gov.cn

济南市历下区龙鼎大道1号龙奥大厦15层 邮编:250099

General Office, Jinan Committe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主办:济南市政协办公厅 承办:济南广播电视台新媒体中心

Design by ijntv.cn 鲁ICP备09075685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