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城区的泉文化

信息来源:济南政协编辑:发布日期:2019-06-14 22:42 浏览量:0

济南市素以泉城闻名天下。作为济南市区之一的钢城区,位居汶水之源,也有着丰富的泉水资源和厚重的泉水文化。

载入史册的历史名泉

最早记载钢城境内泉水资料的是明代《莱芜县志》。该志编纂于明嘉靖二十六年,由时任知县陈甘雨主纂。在该志的《形胜》篇中,记载了莱芜泉源9处,其中今钢城境内2处,即:

湖眼泉在县东南三十里,其水涌出如湖;鹏山泉在县东二十五里,源出鹏山之麓。

其次是清代的《山东泉河备考》。该书的编著者叶方恒,江苏昆山人,赐进士出身,清时任分寻济宁道督理通省河道的山东提刑按察司佥事。书中设有《莱芜县泉》一节,其中载有《莱芜县泉图》,按流域描绘了莱芜泉源46处,其中钢城境内12处。在正文中,对诸泉的地理位置、流向、水势等情况逐一进行了介绍,有关钢城泉源的记述如下:

海眼泉,距县东南六十里,出黄山保土中,即发寨子村,为浯汶河源也,水茂盛,长半里,通流入汶;

连珠泉,距县东南六十里,水茂盛,长半里,通流入汶河;

坡里泉,在城东南五十里,在棋山保,长二里,西北入大汶;

青泥沟泉,距县四十里,长半里,通流入汶;

湖眼泉,一名狐眼泉,似狐眼故名,距县三十里,出颜庄保土中,西南流入汶;

朱家湾泉,距县东南二十七里,出黄山保土中,北流入汶;

张家湾泉,距县东南二十六里,出黄山保土中,北流入汶;

莲花泉,距县二十五里,出棋山保山坡下土中。

以上诸泉从县东入汶.

鹏山泉,距县东北二十一里,出鹏山麓石缝中,即发响水湾,牟汶上源也,水茂盛,长三里,西南流会赵家泉,又三里,入盘龙河,又五里,入大汶;

赵家泉,距县东二十四里,在鹏山保,出古牟城南土中,水茂盛,长一里,南流至盘龙河;

双龙泉,距县二十四里,水茂盛,长半里,至盘龙河入汶;

斜里泉,距县二十四里,长半里,至盘龙河入汶。

以上四泉东北来至盘龙河入汶;

在介绍诸泉的同时,书中还加有按语,说明山东境内的大汶河共有5条大的支流,名为五汶(浯汶、牟汶、嬴汶、北汶、柴汶),仅莱芜一地就有四汶(浯汶、牟汶、嬴汶、北汶),其成因在于泉源丰富。泉为河之源,河为泉之汇,二者相互依存。按语中的“五汶”,其中浯汶、牟汶在今钢城境内。

现存的另外几部莱芜旧志书,如清康熙《新修莱芜县志》、清光绪《莱芜县志》、清宣统《莱芜县志》,以及清屈逸城、沈黼清《蒙阴县志》中,都把“泉源”作为重要篇章,与《山东泉河备考》中的资料大同小异

以泉命名的村名地名

人类在还没有学会打井之前,泉水是赖以生存的重要水源。兴起凿井之后,泉水依然是生产、生活的重要依赖。境内先民多于明初由山西洪洞、河北枣强等地迁徙而来,在选址定居时,往往择泉、沿河而居。村依泉建,名以泉取,自然形成了众多带“泉”字的村名。截止2018年,钢城区有行政村(社区)230个,其中以泉命名的13个,即:卞家泉、清泉岭、中马泉、东马泉、西马泉、赵家泉、刘响泉、桑响泉、王响泉、西泉、 北泉、泉子、石泉等。

还有部分村庄名称虽然不带“泉”字,但由于建址于河流、沟渠、港湾、池塘之畔,因此取某某河、某某沟、某某湾等,这样的村名计有30余处,如清泥沟、卧龙港、金水河、饮马槽、涝洼、石头湾、莲花池、澜头等。

以泉命名的土地名称每村都有,如泉子地、泉子崖、泉子沟等。

村名、地名是一种文化符号。以泉而名的村名、地名,承载了人们的历史记忆,凝结着人们与泉水有着不解之缘的乡土情怀。

历久弥新的泉水资源

在漫长的农耕时代,人们与泉水相依为命,精心呵护,众多泉水得以延续。但伴随着气候和社会的发展变化,泉水状况也不断变化。1987年莱芜县水利部门开展的水资源普查表明,境内泉源有四分之一枯竭,多是由于工业用水而导致的。比如颜庄村的东泉、付家桥的海眼泉、莲花池村的莲花泉、辛庄镇的鹏山泉等。

尽管如此,时至今日,钢城区依然有11泉常年涌水,即:艾山街道的卞家泉、青泥沟泉;颜庄镇的泉水峪泉、花雨山泉;里辛街道的桃行泉;棋山风景区的北泉;汶源街道的舜皇泉、历泉、羊刨泉、神泉、幸福泉等。

水源丰富、喷涌量最大的当推棋山风景区的北泉。泉子位于北泉村东南山根下,长方形水池6米见方,池深2米,水深1米。立于池边,可见数股泉头自池底喷涌上翻。水池一侧留有一个水桶粗的出水口,泉水倾泻而出,如同大马力抽水机在喷水。一年四季喷涌不息的泉水注入河道,形成川流不息的河流,每隔一段形成一个水湾,鸭子成群,鱼翔浅底。河滩上水草四季葱郁,河南岸悬崖上布满常青藤蔓,犹如一堵绿墙。有人戏说,如果以悬崖为背景拍个照,犹如是在江南水乡的留影。

泉水积淀的文化印记

境内人民历来有爱泉、护泉的浓厚意识,有赏泉、颂泉的文化品位,更有弘扬泉水文化的优良传统。由此产生的咏泉诗文、游泉佳作世代辈出,民间故事、神话传说林林总总,拓泉碑记、护泉刻石屡有发现。所有这些,形成世代流传的文化印记,成为以泉历史、泉魅力为灵魂的文化遗产。

达官文人的咏泉诗文。

文献记载的最早咏泉诗篇当推莱芜明代进士吴鸿功。吴鸿功是明代莱芜东港(今南港)吴氏“一门三进士、父子五登科、六辈四乡贤”之一,是境内明代唯一翰林,官至陕西参政。他“治绩文章一时卓著”,与其兄吴鸿洙齐名号称“二吴”,其诗被称为“鲁诗”。其留有《东归咏怀》等诗作40余首,其中咏泉诗作2首,读来脍炙人口。

其一是《西发固原,亲友祖饯郭娘泉感而赋此》:

卓锡何年此问津,西风千里暗伤神。

等闲莫逐桃花浪,留与贫僧作主人。

其二是《鹏山泉》:

大鹏决翼海天秋,賸有清泉日夜流。

万木阴深消永昼,一樽风雨荡兰舟。

去来山色云齐落,不断蝉声树共浮。

半醉招体浑不解,却疑人世即丹邱。

达官文人的咏泉诗文使境内名泉永载史册,增添了泉水风采,丰富厚重了泉水文化底蕴。

泉水演绎的民间传说。

村因泉而灵气,人因泉而文明。纵观每处名泉,每处村名、地名,无不蕴含着动人的故事、承载着优美的传说。它们慰藉着人们的思想灵魂,承载着人们的感情宣泄,充实着人们的文化生活,也增强了人们的爱泉、护泉意识。

一是泉名来历类。比如鹏山泉的来历。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时,牟族首领受封为牟国国王。当他带领人马选址建都来到牟汶河以北的一座孤山时,见风景宜人,是建都理想地,可惜没有水源。是夜五更时分,忽听“轰隆”一声巨响,随之地动山摇。原来有只大鹏经一番盘旋之后,朝一座小山猛扑过去,随之,山下涌出一股清泉。国王大喜,遂大兴土木,在附近的赵家泉修建了牟城。为永志大鹏造泉壮举,此泉命名为鹏山泉,所在山也就成了鹏山。类似传说还有上中下三马泉、羊刨泉、黑龙潭、白龙潭的传说等。

二是泉水神灵类。比如花雨山圣水泉的传说。花雨山位于颜庄镇南部山区,山麓有玉皇庙、关帝庙等。庙宇附近有一清泉,久雨不溢,久旱不枯,人们便赋予其神水称号。每年农历三月三日庙会,人们纷纷取水用以“治病强身”,久之,神泉演绎成圣水泉。类似的还有舜泉、黄庄神泉、幸福泉等。

三是心灵寄托类。比如莲花泉的传说。莲花泉位于莲花池村。传说某年春荒,村民梁梦因无钱购买谷种而犯愁,某夜他做了一梦,遇一白发老翁相告:若有难事,可向村中莲花泉神求助,但一定要好借好还。次日,梁梦按梦求助,果然自水中飘出的一罐谷种。秋后梁梦庄家丰收,装了满满一罐精选的谷粒奉还泉神。从那以后,村民凡遇难事都效法梁梦去泉边祈求,次次灵验。村中有一贪心之人,借了一桌餐具舍不得奉还,自此神泉不再显灵。村民以此故事启迪后代不可贪心。类似的传说还有“上马泉的蛤蟆干鼓肚”“水井一夜变酒井”“肖马庄的扳倒井”“石碗子变成石湾子”等等。

因泉而成的碑记石刻。

境内有多处因泉而成的碑记、石刻。一是纪实类,如《县官判泉碑》。碑刻位于艾山街道双杨桥(原名桃花峪)、高峪两村交界处,又称“牛道碑”。清代,桃花峪村有一东岭泉,近邻的高峪村捐出几亩地与桃花峪村换了一条“牛路”以便饮牛、饮羊。日久,牛路渐窄,又因牛羊糟蹋庄稼两村发生纠纷。清咸丰年间,蒙阴郑县令判明高峪村原买的“牛路”继续有效,两村遵守判决,和睦相处。至光绪年间,争端又起,蒙阴宋县令再次宣判,内容较前更加宽泛。桃花峪村人不服,准备再起诉讼,高峪村置办酒席言和。桃花峪村人深明大义,以邻村和睦为重,不再诉讼。从此,两村共用一泉,和睦如初。为将此事铭记,两村合立“县官判泉碑”,记述事件来龙去脉,以“睦邻友好”理念昭示后人。碑文成为两村乡民的公约,睦邻友好成为后人的遵循,世代助推着淳朴和谐风气的弘扬。

二是铭记类,比如《湖眼泉》碑。该碑位于颜庄镇东泉村,碑阳中间刻有“湖眼泉”三个深凹大字,右边楷书小字“流入汶河接济南旺闸”,左边落款为“弘治十四年秋九月上虞张文渊立”。

湖眼泉是牟汶河的重要源头之一。汶水流入运河,具有接济漕运的重要作用。历史上,大运河承担着国家南北交通运输任务,明清时,山东运河每年来往船只上万艘次,每年运往京师的粮食400万石,运送军力10余万人。从运河全线征收的钞关税银多达八九十万两,占全国税收的90%。然而在汶上县境内的南旺一带,因地势较高被称为“水脊”。每到春季,常因河段缺水无法通航。明永乐九年(1411年),工部尚书宗礼采纳汶上县民间治水专家白膺的建议,在南旺水脊的南北两侧修建柳林闸和十里闸以提高运河水位,两闸统称为南旺闸。与此同时,在大汶河上修建戴村坝,新开一条至南旺闸的小汶河引汶水南流注入运河使水位得以提高。该分水工程是明代重要水利工程之一,后被誉为“江北都江堰”,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大汶河是大运河得以畅通的重要依赖,而众多泉水又是大汶河的根源,故大汶河称为“泉河”。湖眼泉是大汶河源头之一,泉水汇成汶水源源不断地流入南旺闸,这即碑文所说“流入汶河接济南旺闸”的含义。

大运河漕运的重要地位决定了大汶河及其泉源的重要性,官府选派官员精心管理,张文渊(浙江上虞人)就是其中之一。明弘治十三年(1500年),张文渊对山东泉河进行专访调查,历时3个月,对重要泉源逐一绘图、立碑,湖眼泉碑就是其中之一。次年秋天,张文渊将湖眼泉命名确认,连同泉水的重要作用一并刻石立碑。与“湖眼泉碑”同期刻立的,还有莱芜区境内的“乌江泉碑”。但作为汶水重要源泉,绝不仅此两处,类似碑刻定会还有,只是有待今后陆续发现。“湖眼泉碑”承载着悠久的运河文化,是境内重要文化遗产。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东省济南市委员会办公厅 © 2017 版权所有 www.jnzx.gov.cn

济南市历下区龙鼎大道1号龙奥大厦15层 邮编:250099

General Office, Jinan Committe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主办:济南市政协办公厅 承办:济南广播电视台新媒体中心

Design by ijntv.cn 鲁ICP备19000465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607号